ciao.

双书记cp

没错,又是我,那个想吃腿肉的😂这次依旧会ooc……腿肉难割,但……会有的😂嗯!

2
         当清晨的第一缕曙光照进窗子时,李达康睁开了双眼。看了看自己双腕上的浅红印记和身旁熟睡的高育良,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后,默默的望着天花板发呆。
         对于人的一生来讲,十五年,说长,其实并不长,说短,也不短。
         李达康知道,在自己仕途一帆风顺的背后,是高育良的顶风又挡雨。他清楚自己的脾气,倔,硬,霸道,他和高育良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极端。高育良儒雅内敛,风流倜傥,脸上总是挂着一副和蔼的笑意,而他,脾气暴躁又霸道,六亲不认无情无义。这么些年,把官场上的人能得罪的不能得罪的都得罪的差不多了,他非常清楚,高育良给他挡了多少雷。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画地为牢的?是从高育良把半锅米饭乘给自己的时开始?还是从他无意间发现高育良后院里的半亩林城玫瑰开始?李达康早就不记得了,也不想深究,毕竟,他也没想过从跨出这个‘牢'。他也不明白高育良到底瞧上了自己那一段,更不明白,自己为什么不想跨出‘牢'。
        李达康的思绪忽然被身旁的动静打断,他侧首,便看见了一脸惺忪睡意以及低气压的高育良。李达康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,老狐狸恐怕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不会皮笑肉不笑了…一脸小孩子像。高育良刚睁开眼就看见李达康脸上来不及收回的笑意,低气压瞬间被扫去了一半。见高育良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,李达康慢慢收回了笑意,噎了一口气,然后默默地回望高育良,高育良望着缩进被窝只露出个脑袋的李达康,又好气又好笑。
        “还这么怕我呢,嗯?”
         李达康不吱声,高育良笑了笑,掀开被窝,轻拍了拍缩成一团的李达康,
         “起来罢,收拾一下准备开会,今天新来的省委书记到任。”

双书记cp

呃……大概ooc严重……我就是想吃个腿肉😂
 
1

“达康,过来。”高育良看着沙发旁微微发抖的李达康,嘴角微微上扬。

李达康望着院子里高育良精心栽培的盆栽,眉头紧锁。15年了,他本以为自己不过是那人的一时兴起,却没想到,那人就这样把他锁在身边锁了15年。高育良一睁眼就发现了旁边的空白,不悦的皱了皱眉,下楼寻李达康的身影时遇到了正端着杯子上楼的高慧芬,吴慧芬看着他,慢慢开口道:“高育良,15年了,那人被你栓住了15年,还不够么?何必呢?”高育良冷冷的扫了高慧芬一眼,没有搭话,默不作声的继续下楼。
“中央的力度你不是不知道!你以为你可以坐山为王到什么时候!你别忘了,他可是李达康!喂不熟的李达康!”
高育良收回向前伸的脚步,转过身来,森森的盯着情绪失控的吴慧芬,眼神刺骨又寒冷。“吴老师,注意言辞,谁也不想在汉东坐山为王,谁也不能在汉东坐山为王,况且,我一身正气何惧山雨欲来风满楼?”高育良说着恢复了平时惯用的笑脸,“吴老师,别忘了,你是汉东大学的教授,明早还要给学生上课,早点睡吧,啊。”说完便转身下楼。吴惠芬握了握手中的杯子,静静地望着高育良的背影消失在楼梯,终究…还是拗不过。
         高育良刚来到后院,就看见了正望着盆栽发呆的李达康。望着那人单薄的背影,心中因吴慧芬而起的烦躁便消散了不少。高育良默默来到那人身后,轻轻环住出神的李达康,悠悠开口:“这是我去年从林城里移栽过来的新品种,喜欢吗?”李达康正兀自出神,被高育良冷不丁的吓了一跳。回头望着高育良不说话。高育良望着怀中如炸毛兔子般的李达康,轻轻笑了两声。良久,高育良放开了全身紧绷的李达康,从怀里掏出一根烟,默默点燃,“天凉,回去睡罢。”李达康站在高育良身边不说话,高育良知道,他的倔脾气又上来了。
“赵瑞龙的美食城必须拆!”
“这事先缓缓。”
“缓什么?高育良,缓了三年了,不能再缓了!”
“急什么?”
“你说我急什么?月牙湖都快被赵瑞龙糟蹋完了!那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!不能毁!”
“回去睡觉。”
“高育良!”
“我说,回去睡觉。”

双书记的脑洞,自己开始贪心的割大腿肉了😂